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泉的拳

太极拳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太极拳理论研究员,吴氏太极拳(北派)和杨氏太极拳(老六段)的传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太极拳论劲-- 陈炎林  

2007-05-06 16:0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极拳论劲

太极拳论劲

-- 陈炎林

一、劲与力的区别

  劲与力,在未学拳术之前,常无法区别其不同,但已学拳术后,就不可不分析清楚了。曾见学习武术数年之久的人,对于劲与力仍莫明所以,殊属憾事。

  应当知道,力由于骨陷于肩背而不能发,劲由于筋能发,并达于四肢。力为有形,劲则无形,力方而劲圆,力涩而劲畅,力迟而劲速,力散而劲聚,力浮而劲沉,力钝而劲锐,这是力与劲的不同。

  少林拳中的力,有直力、横力、虚力、实力之分。直力显而横力隐,虚力刚而实力柔。未学者力直而虚,是真力,已学者力横而实,这是劲。劲之中,又分创劲、功劲、崩劲、粘劲等。初学者多创劲、功劲、崩劲。创劲太直,难以起落;功劲(艺劲)太死,难以变化;崩劲太促,难以斩接,都是强劲露形而不灵。艺高者多为粘巧劲,又灵又捷,不见其形,手到劲发,未中之先无劲,既中之后无劲,唯中肯之顷,疾如闪电,一发便收,敛气凝神,毫不费力。阳劲以刚胜,阴劲以柔胜,如大风过处,百草俱偃,这是少林拳中的上乘功夫。太极拳亦然,全尚巧劲而不尚拙力。

  一般而言,其人呆力愈大愈厚,则巧劲愈小愈促,所以,劲的门类繁多。例如,沾粘劲、听劲、懂劲、走劲、化劲、借劲、发劲、引劲、提劲、沉劲、拿劲、闭劲、开劲、合劲、拨劲、掤劲、捋劲、挤劲、按劲、采劲、挒劲、肘劲、靠劲、搓劲、撅劲、卷劲、钻劲、截劲、冷劲、断劲、寸劲、分劲、抖跳劲、抖擞劲、折迭劲、擦皮虚临劲等,其中尤以沾粘劲、听劲、懂劲、化劲等数劲为太极拳中所擅长的特点。如果能将这几种劲了解清楚,用之于身,就可以明了太极拳的奥妙。

  虽然说太极拳至大成时,仅尚意而不尚劲,但初学者升阶由级,入室由门,必须从劲着手。因为不知用劲,即不明运气之功,也就不知太极拳的真意。所谓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可见用劲实为学习太极拳的初步纲要

二、沾粘劲

  沾粘劲即不丢之劲,主前进,是太极拳中最需要的基本内劲,由推手而来。

  初练沾粘劲时,两手不知所觉,犹如木棍,一段时间后,才由手到臂、到胸、到背,以至全身皮肤,逐渐生有感觉。有感觉才可沾粘,才可将敌吸住,为我所制。这种沾粘,须由高明教师引领,就如蓄电池的过电,教师系有电的发电机,学习者为无电的蓄电池,引领犹如过电,功成则如发电机已将电输入蓄电池中,之后蓄电池亦能单独发电。欲称这一过程为喂劲。就如慈母喂食小孩,日久以后,小孩亦知自食的方法。

  所以,练习这种劲到相当程度后,皮肤上有似云似雾的气,如漆似胶,一遇敌手即不丢离。非但两手如此,周身亦如此。其艺愈高者,气愈厚,面积也愈大。但此气看不见,仅能自我感受,或使具有同样功夫者互相感觉。因此,艺高者与人推手时,一搭手即知对手程度,其道理即在彼此沾粘圆圈面积大小。此劲是练习太极拳推手中最重要的内容,必须练习。否则,就不能研究其它诸劲,初学者不可不注意。

三、听劲

  听劲中的"听",是指周身皮肤感觉的听。所以,在未练习听劲之前,必须练习沾粘劲,如果不明沾粘劲,就不能听。

  有的人认为推手的纲领全在懂劲,而不知道不听就不能懂(懂其劲作变化)。犹如言语,如不用耳静听,就不会解人意,所以欲懂非听不可。太极拳的听劲亦然,非先将己身呆力俗气抛弃,放松腰腿,静心思索,而敛气凝神以听不可。因为不听,就不能懂;不懂,就不能走;不走,就不能化;不化就不能发。由此可知,太极拳中的听劲,甚为重要,望学习者注意。

听劲就是对话 有问有答

四、懂劲

  能听,然后能懂,这虽然是一定之理,但是如果听不准确,也不能全懂。所以懂劲一门也很困难,非由名师口授与自己切实研究不可,而且经相当时期后,才能全明其理。

  在太极拳推手中,未懂劲之前,虽然易犯顶、偏、丢、抗等病,但是懂劲之后,往往也有断、结、俯、仰各病,这是因为后者正处在似懂非懂之间。断结无一定的标准,都因视听不能准确,尚未达到真正懂劲的境界。如能闪、还、撩、了、转、换、进、退行动自然,随心所欲,才可谓真正懂劲。真正懂劲之后,即能得屈、伸、动、静之妙,开、合、升、降之效。见入则开,遇出则合,看来则让,就去即升,果然能达到此地步,可入神明之域。即太极拳论中所云:"懂劲后愈练愈精。"

  在未懂劲前,如果先求尺、寸、分、毫,这是小功,不过是末技而已。所谓能尺寸于人,实非懂劲。必须懂劲后,神而明之,自能量尺、量寸、量分、量毫,能量,然后能节、拿、抓、闭。到此境界又分自己懂劲,于人懂劲两种。自己懂劲,接及神明,能反探战己身中之阴,时时皆然,欲谓阳得其阴。水火既济,乾坤交汞,性命葆真,这是修道的要诀。若于人懂劲,视听之际,随遇变化,不着思虑形相而无往不宜,自得太极之妙,此即技击中之要纲。上述两种是太极拳大成的标致。所以,习练太极拳者,非懂劲不可,如莫明此道,则难与之论说太极拳。

五、走劲

  走劲即不顶之劲,主后退,由懂劲而来,不懂如何能走?譬如人来势,或高或低,或横或直,或左或右,或长或短,原本没有一定标准,如果不懂其势,如何能走?

  走者,走避人的重力,而不与之相抵。因此,推手时,手部一觉人有重意,即变为虚。如遇偏重则偏松,遇双重则偏沉之,泻去其力,随彼方而去,不稍抵抗,使人处处落空,毫不得力。正所谓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

  然而,初学者不遇大劲不走,是尚有抵抗之意,并不是懂劲后真走。走劲的枢纽全在腰腿,腰腿无功,亦属徒然。学练者对此不可不知。

六、化 劲

  化劲由粘劲与走劲而成,不丢不顶,随感随化,前进后退,左顾右盼,相济不离。化之要点,全在我顺人背。若能达此境界,则彼虽有千斤之力,亦无所用。所以,化劲在太极拳中极为重要。

  化劲中应略含掤劲,无掤劲则不能化。化劲并非以手或肩化之,而全用腰腿。若用手或肩,是谓硬拨,不是太极拳的化劲。如果能顺人之势,或高或低,或横或直,快慢相合(化之太快,不能引其入榫,过慢仍未化去),即能沾而化之。至于直来曲化,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是顺彼劲路变化方向,随机应用。但往返须有折迭,进退须有转换,使人不知己之劲路,直到对方势背为止,是谓真化。

  化后可拿可发,要点是不化尽。化尽则己的沾粘劲易断,而去势随之远矣。也不能化之过后,过后则势背,不能前进。至于化敌的发劲,要待敌劲将出而未全出,将至而未全至之际,随势而化,不要太早,或过迟。太早未到,无有所化,过迟已着,化之无益。至于化圈的大小,艺愈高者圈愈小,反之愈大。

  有人认为太极拳全尚软化,并不正确。该拳实乃有化有发,化之得势,则发亦自可,化不得势,何能言发,全由习者领悟运用。艺高者后化即前进,其上身似往后化退,但下步同时已前进。这是以退作进之法,奥妙无穷。反之,初学者多以退步为后化,实不知这是逃避,并非真化。上乘者外操柔软,内含坚刚,此坚刚非有意识的坚刚,实乃练功日久后自然增长的内劲。所困难的是内含坚刚而不施于外,即迎敌化人时,亦以柔软应付坚刚,使人坚刚尽化无存。这步功夫非常玄妙,要不是沾、粘、连、随已由懂劲而达神明之域,就不能轻灵玄妙,收四两拨千斤之效。

七、引 劲

  引劲即人不动,而引其动,或人既动,而引其入于己之路线。人仅知化劲、拿劲、发劲,而不知有此引劲,实际上引劲处于化拿之间,而较化劲更难。因为对方来势不能随己心欲,所以必须引之。譬如两物行走,方向不一,则无法相合,必须引之,然后才能相合。

  至于引的方法,须化到对方的劲将尽未尽时,才能引之入彀。换言之,引劲是欲引出对方背势中的焦点。如遇对方是艺浅者,固易为之,若是稍有功夫者,还须用假引之法。如引高打低,引直打横,或故出一虚拳以引之,使彼丹田气上升,重心不稳,在惊惶之际出其不备,即可拿而发之,所以,在发之前,须有拿;在拿之前,须有引;在引之前,须有化,这是一定之理。

  上述引劲之法,不专门练习几年难以掌握。因为引劲不仅手引,同时也须应用身法、步法、腰法等。引之愈长,发之愈有势,正如太极拳论中所谓:"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但其要点终不离沾、粘二字。

八、拿劲

  拿劲较引化两劲更为难学,并且在太极拳中颇为重要。因为不能拿,就不能发,能拿才可发,发之不中都因拿之不准,拿是发的先锋。通常拿至敌发呆顿而己之意到时,即发其焦点,未有不中的。只是拿时须动作轻灵,重则易为人知觉,而变化脱去。其难点亦在这将拿未拿到之际。若拿到后,敌即不能脱去,所以,拿之妙,妙在人不知不觉之间。

  此外,拿人一定要拿其关节,如腕、肘、肩等处,否则易被人化脱。双手拿人,犹如以秤衡物,重则秤锤移于外,轻则移于内,不要使高低轻重相等,勿失其衡。拿时除沉肩垂肘,含胸拔背,敛气凝神外,己之重心尤须注意,一定要尾闾中正,顶悬步稳,重心稳定。所谓"拿人不过膝,过膝即不拿",正是此意。如果离人远,必须自己进步,调整距离,否则有重心不稳之虞。拿人非手拿,手拿钝而易化,拿之枢纽全在腰腿。拿人非力拿,力拿呆而易脱,拿之主使全在意气。同时拿的步法、身法、方向亦很重要,非口授不可。

  功深者拿人,一搭手无论何处,一索即得,且能使被拿者身不自主,随其所欲,俗曰入榫。但艺高者往往拿而不发,其理在于拿到后,人既知势败必损,已认屈服,可毋庸再施发劲,令人更觉难堪,这亦是君子之道。拿又分有形、无形两种:有形拿,拿的圆圈愈小,功夫愈深,圆圈愈大,功夫愈浅;无形拿,在二人皮肤相粘各施引拿时,艺浅者的圆圈常被艺深者遮蔽。这种奥妙功夫虽由名师教授,然而非本身持之以恒,不会有成。

九、发劲

  欲击人,非发劲不可,不知发劲,焉能击人?更谈不上技击。对于以太极拳养身者,可不谈发劲,而对于欲防身者,就非知发劲不可。因为就太极拳而言,如仅知化而不知发,这是只知守而不知攻。须知化中有时不能手手化净,岂能安然无事?一有失败,即牵连全部。进而言之,即使不求胜于人,至少也应不败于人,所以必须一化一发(即一守一攻),这样可使敌不能致全力于发,而同时也须顾及于化。前辈发人有"出手见红"之语,意为一出手就使敌人跌倒,不令人攻而守,或己守而攻,免得多费时间与精神,实为至理名言。否则既须注意于守,又须注意于攻,反使己之精神分散,为人所乘。

  太极拳中的发劲,分为截劲、长劲、沉劲、钻劲、寸劲、分劲、冷劲、抖跳劲等,其中截劲较长劲为猛,钻劲较沉劲为厉,分劲较寸劲为狠。其发人能将人双足离地,以一次腾出为佳,如人双足不能离地,仅是带跳带退,这是次等功夫。后者的原因是气与劲不足,不能摧敌根腾起。至于冷劲,因引发人于不知不觉中,所以其势甚猛,用起来固然不容易,而且为艺高者所不取,大概是有损于君子之道。

  何谓断劲?断劲是指在引人得势后,中间内劲稍断,随即以全身蓄劲直发于人身,此劲猛烈异常,用于不知太极拳劲,或知而不精者,最为灵验。此劲练成也不容易,而且也为艺高者所不取。因为发劲时,全都暗昧不明,殊非大丈夫所为。相传昔日班侯发人,能使人双足离地,一跃腾出三丈六尺。在今人看来,杨的功夫可谓高超,但其父杨露禅反不以为是,其理在于他的发劲,实含有断冷性,而非光明磊落,用心意巧发。

  抖跳劲是当己劲与敌劲粘住时,即用腰腿劲抖拍,敌身则双脚腾起,亦应之而拍于地,如拍球一般。更奇者,先拍若干下,再以长劲发之,敌被发出后亦能腾跳若干下,此劲非常奥妙。

  发劲中除借劲、钻劲外,其它诸劲在未发前,都须有化引拿。拿之得势,方能言发,不然发也无效。这一点对于初学者较为困难,但一劲通后,其它劲也可通,没有精一劲而不能使用其它劲的。

  学习者初习发劲时,应当先知劲路:人的全身何处为根,何处为枝,何处为叶;人的上身何处为根,何处为枝,何处为叶;人的下身何处为根,何处为枝,何处为叶。就人的全身而言,足为根,身为枝,头为叶;人的上身,肩为根,肘为枝,手为叶;人的下身,腿为根,膝为枝,足为叶。所以,拿人发人,须先制其根,是谓登堂入室,亦即摧敌摧根。能明白这一道理,方可发人,否则犹如缘木求鱼,终不可得。

  以劲发人时,必须把握三个要点:一机势;二方向;三时间。机势即己势顺而敌势背,敌之重心偏于一方,显露其焦点。换言之,敌的重心已歪,身上有一部份发呆(即拗住其一点),同时其气上升,方向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正或隅,必须随敌之背向而发。时间须恰当其时,发敌应在其旧劲已完,新劲未生之时(发呆时),或后退时,不可或早或迟,早则敌势未完,易生顶抗之弊,迟则敌已发觉,而生变化。此三者,不可缺一。如知机势而不知方向,易犯落空或与敌相顶之弊,但知机势与方向而不知时间,也易犯顶抗或发之不足等弊。三者俱全,掌握得当,则发人甚易,犹如弹丸脱手,无往不利。反之,发势虽然猛烈,也不会有太大效力。

  此外,顾及了机势、方向和时间外,还要注意己与敌的距离。过远则劲不能达,太近则己劲被闷闭,不能发出。而且发劲的高低上下也有关系,人低我低,人高我高,人过低则发其上部,人过高则发其中部或下部,而敌身躯的高矮、大小轻重,也须留意。一般对矮者,宜发其上部;高者宜发其中部、下部之间;上下轻重相当者,宜发其中部;上轻下重者,宜发其下部;上重下轻者,宜发其上部。这种轻重,可于推手时用沾粘劲和引化劲探知。发的位置,有时发其虚而不能变化处,有时用手指引出其力,再用掌发之。总之,虚虚实实,先使敌意气散乱,引出其焦点,然后发之。并随屈就弯,人屈则随其屈以发之,人弯则就其弯以发之,可随机运用。一般艺高者,自己的焦点很小,但发现对方的焦点却很大,并且在敌方身上任何地方都能引出焦点而发之,同时自己身上的任何部位都能发人,而且其发人,又可在一刹那之间随引随发,令人惊羡不已。

  发劲时应求周身一致,并且出于不知不觉。发者本身自觉愈无劲,而受者愈觉沉重。反之本身自觉出劲很猛,但被击者并未受到如其理想中的重量,其原因在于发者自觉有劲,其劲并未全部透出;其自觉无劲,他的劲却要象射箭一样,曲中求直,应当完全吐出力量,不要稍停留于手臂中。就发而不畅者而言,其多有三停,比如在上肢,一停于肩穴,二停于拐肘,三停于掌根;在下肢一停于髋,二停于膝,三停于踝;在身体中部一停于胸,二停于腹,三停于丹田。多由姿势和动作不正确引起。

  在发人时,应保持尾闾中正,虚领顶劲,含胸拔背,沉肩垂肘,坐腕伸指,两臂直而不屈(内劲如九曲珠之成一大珠式),同时将背脊骨稍加凸出,并坐腰松胯,如枪弹出堂之状。但坐腰不能向后,向后则劲缩于后,而不能前发。

  发劲中内部气的运用有二:一由前往后,俗称由先天往后天,是为丹田气沉,再由丹田逼出,贯于四肢;另由后往前,俗称由后天往先天,是为气贴脊背,再由脊背而出,贯于四肢。发人之劲,一如抛物,欲抛则抛,切不可稍有要抛不抛的疑虑。如果有此疑虑,意气易断,意气既断,何能发人?所以发人时须敛气凝神,目视对方。太极拳论"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正是此意。须知神之所在,意气随之,劲虽发出而意气依然不断,正所谓劲断意不断,意断神可接。

  艺高者能随化随发,其中含有一个小圆圈,功愈深则圈愈小,半圈化而半圈发,因此常不见其形,此即所谓进即是退,退即是进,收即是放,放即是收。相传昔日杨健侯一日坐在庭中,手持烟筒吸烟,其徒前趋请益,于是命徒用拳尽力击其腹部,在其徒击来的拳即将触到时,杨在一笑一哈之际,将腹一鼓,其徒竟跌出庭外,杨却仍然安坐吸烟,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杨之徒被发之后,竟不明由何劲而被抛出。杨之长子少侯在金陵时,曾遇一疯犬,犬扑其腿,在将及未及之际,他用膝一屈,犬即腾出数丈。这都是上乘发劲的妙用,可谓神乎其技。

十、借劲

  发劲为太极拳中奥妙无穷的上乘劲力,非艺高者不能应用。而因借劲的发人,更是无引无拿,其间仅含有少许化劲,可以随到随发,不加思虑,其速度犹如风驰电掣。发人时乘人之势,借人之力,高来高往,低临低去,无须觅其焦点背势,能使敌在不知不觉中被发出。

  更令人称奇的是,敌来亦去,敌不来亦往,来势愈大,则被击之劲愈猛。打手歌中所谓"牵动四两拨千斤"正是借劲的妙用。能借劲则力小可挫力大,弱者可攻强者,如果更能精于此功,则人的任何部位都可借力,而自己的任何部位都可发人。只是发人时必须腰腿一致,沉肩垂肘,含胸拔背,尾闾中正,用意气发出。

  借劲也要顾及时间,不可或早或迟,早则敌劲未出,无法借力,迟则己身已被击中,无能为力。最恰当的时间,是敌劲将出还未全出,或将到而未全到之际,就在这一刹那间借劲,才能有效。犹如人之入室,一足正将踏入而室门忽闭,人不仅无从入内,反而被门叩出。又如人说话,正待开口发音时,将口掩住,口被掩扪,气阻音塞,则话语被阻。由此可见,借劲的学习并非易事,如果能达到运用自如的程度,就可以说进入了太极拳的上乘境界。杨家父子的功夫就达到了这一境界,他们所发之劲就是这种借劲。

十一、开劲

  "见入则开"意即见人劲来时即化开。开劲是方劲,有开展之意,用以达人之内门,其势非常勇猛。用时与身法、步法关系密切,距离也不能太远,太远则不能运用。开时须用腰腿劲,并配合意气。发力的部位并非只用于手臂,如果仅用手臂硬开,就会发呆发钝。

  开劲与发劲应配合使用,当开至适当程度,恰到好处时,就应当立即转为发劲。否则开劲太过则己劲易断,就会失去效用,而开劲不足,反被敌所乘。总之,开的最佳程度应开至己顺人背时为止。

  应用时,开之得势,即可直迫敌身,任意所为。但艺高者往往故意自开其门,任敌进入,待敌深入,即乘机反攻。此种反施之法,合于老子所谓欲取姑先予之的用意。又与窃贼盗物相同,如果不入室内,何以捕之?待他入室内,将盗财物时再捕他,即容易又合理。

  开劲在十三势拳架子中应用很多,如提手上势、白鹤凉翅、如封似闭等,学习者应加以体悟。开劲不仅可以化人,也可以发人,其发人含有掤意,所以开后就须发,不发就会失去战机。

十二、合劲

  开的反面为合,俗谓一阴一阳。一开为阳,一合为阴,有开必有合,有合必有开,所以开合二字,有连带关系。顺去则合,即乘敌去合之之谓。合为圆劲,亦即紧凑之意。合时用腰腿劲,须沉肩垂肘,含胸拔背,气贴脊背。在十三势拳势中,如提手上势,手挥琵琶、如封似闭、合太极等,都有合劲之意。

  合劲在太极拳中非常重要,发劲时多含此意。如果能将周身的气合而发敌的焦点,则敌无不受创,十三势行功心解所谓"行气如九曲珠,无往不利",就是指发劲时合众气一鼓而出,如九珠合而为一。因为发劲没有合气的前提,则气不能凝,不凝则散,发亦无效。

十三、提劲

  提即提上拔高之意,亦即太极拳中沾之一字。其效用在于拔敌之根,使其重心倾斜,敌重心既歪,其势必败。只是提时,本身体重大的人提体重轻的人较易,反之较难,不用巧法难以凑效。

  提的巧法即乘人不知不觉时,往前进步,用腰腿劲向上沾提,使人在不知不觉间重心倾斜。提时要用腰腿,非用手提,手提则重而笨,易被人发觉。所以提的时候足部当取稳实,丹田气松,虚领顶颈,气贴脊背,尾闾中正,敛气凝神,眼神注视对方,大有拔山提岭之势。此外对于方向、距离、身法及步法,应该根据对方的情况而变化,得机得势而提之,否则也是无效的。运用者如能做到随机应变,一旦提之得势,并加以后引,则无论何劲都可发击,敌没有不被发出的,此即打手歌中所谓:"引进时落空合即出。"

  提劲难度较大,非艺高者不要使用,否则反会被人乘虚而入,弄巧成拙,学者不可不注意。

十四、沉劲

  沉与重,人们都以为是同义,实际上并非如此。重为有形,沉为无形,重为呆而滞,沉劲活而有似松非松、似紧非紧之形,与重绝不相同。人们在学习推手时,对于沉、重、轻、浮大都不能分辨清楚,所以易入歧途。有鉴于此,特将"沉重轻浮"四字含意详析如下,供学习者参考。

  运用中双重为病,其因在于填实,填实则气闭力呆;双沉不为病,因为它能活泼变化;双浮为病,由于飘渺;双轻不为病,因其自然轻灵,但轻浮则不同,亦为病;半轻半重不为病,偏轻偏重才为病,因半者,半有着落,偏者,偏无着落,偏无着落则失方圆,半有着落不出方圆;半沉半浮为病,它失于不及;偏浮偏沉为病,它失于太过;半重偏重为病,它滞而不进;半轻偏轻为病,它灵而不圆;半沉偏沉为病,它虚而不实;半浮偏浮为病,它芒而不圆。那么怎样才算适度呢?

  双轻不进于浮,是乃轻灵;双沉不进于重,是乃离虚。这两者才算最佳境界。总之,内须轻灵不昧,而外气清明,能留于肢体,才算正法。发劲能沉,则发人更有威力,发出也更猛,因丹田之气,由背而臂而手,达于敌身,使敌腾空跃出,犹如拍球,拍得愈急,球升得愈高。此劲颇猛,为发劲中的重要劲力之一。太极拳论中所云:"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若将物掀起而加以挫之之意,其根自断,乃壤之速而无疑。"即上述大意,学习者应详加揣磨。

十五、掤劲

  掤劲在推手中非常重要。推手时如果没有掤劲,一搭手后就会被对手压制而无以相抗。但掤敌不仅用手臂,须用腰腿,再加以意气,使敌不易攻入,此为防守之法。如果想发敌,则在未掤之先,应往后向下用引劲诱敌,使其劲出而显露焦点,然后再借其劲而掤之,无不获胜。否则,对方势必空虚,无处借劲,也不能掤劲。

  掤的位置以人的关节或拗处为佳,这些部位一旦掤住,对方不易化脱。掤上手后,掤至适当时机就须发击,不然难以制住对手,也达不到制敌的目的。掤发人时要凝气敛神,眼神注视对方,如果掤东视西,则不会收到好的效果。

十六、捋劲

  捋即一手(掌缘近腕处)沾人腕部,一手(肱部)粘人臂,将其捋至己身后。捋劲可以补其它发劲的不足,因为其它发劲,敌多往后跌出,如果对方已注意这一弱点,故意将重心前倾,不使身体后仰,这时就应用捋劲,乘其前倾,即引捋之,使敌前倒而跌至己身后方。

  然而,功夫浅没有沾粘劲者,不宜用此劲,如用易被对方乘隙而直入。即使有沾粘劲者,如果捋之不得其法,也多不能克敌。其原因有二:一是不能引敌。在未捋之前须故意先用掤劲,掤则对方必起抵抗,有此抵抗力,借力引之方可捋;二是不明捋的方向。初学者捋的方向多用直线,这对于艺高者,可借助身法、步法而捋之,如果是技艺不精者,不如用30度左右的斜角线,因直线捋的劲易被滑脱,斜线捋可借人之劲。

  捋的关键动力在于腰腿与意气,而非手臂。在捋之初,己身腰腿应略上升,掤至胸口前,人背己顺时,坐腿松胯,转腰而捋发之。这里时机很重要,捋得太过不能发,未到亦然。因为太过则势尽,发亦无能,未到难以得势。以捋发劲时,须全身精神贯注,眼神更须注视对方,即使对方跌倒,亦须注视不怠,此即十三势行功心解中所谓:"劲断意不断。"

  捋劲在推手中甚为重要,不能捋就不能使对方前俯,更不能移动其重心,重心不动,取胜难矣。

十七、挤劲

  挤,即用小臂挤击人身,为推手中的主要动作之一。挤时不可过高或过低。挤生于敌捋己之后,所以要想挤之势足,先要故意让对方捋足,然后迅速变势挤之。挤也可用于对方靠之后,但挤不能用手臂之力,而要用腰腿劲,再加以意气。其姿势应圆满,不要生棱角,顶悬身正,沉肩含胸,尾闾收住。上体勿向前俯,以免重心倾斜。如果用力挤,则己臂反易为敌借劲。所以艺高者能将气贯于对方的足部,使人处于背势,身体不得自由,其发可用长劲、沉劲、截劲等。

  通常初学推手时,在四手中多缺挤一手,使推手盘圈不甚圆满,学练时应加以注意。

十八、按 劲

  按是指用单手或双手按人身体。按以顺步为得势,否则不易成功。按中有开合之意,并含有由前往后的纵向圆弧动作。如果只是直按,既不会有太大的效用,也易为人所制。

  按的开合须手足相应,前进后退有升降之势。艺高者用按法以起步为虚,落步为实,虚则为引,实则为发。按需用腰腿劲,并加以意气,眼神注视对方,虚领顶劲。按时速度要适中,不可太快,太快反易被对方借劲。如果按时能借腰腿的前伸,手臂蠕蠕按出,人必觉累而受制。按时需顶悬身正,沉肩垂肘,含胸拔背,坐腰松胯,收住尾闾。上身不要前俯,俯则重心向前,易被捋出,所以要谨慎。艺高者按人,大都在其真劲未发之前,即可让对方势背,自动倾仰跳跌。按的发劲也有长劲、截劲、沉劲之分,运用者应当随机选择,灵活运用。

十九、采 劲

  采,即以手抓对方手腕或肘部,往下沉采,其效用与捋相似,可在敌重心前倾时,乘机施以采劲使其更向前倾。采时发劲并非在手,如只用手劲采功效小,采时应用腰腿劲,并加以意气。采的得势,能使对方头昏眼眩,重心上浮,身体抬起。当对方被采得重心上浮,脚下无根时,即可施以发劲,将其发出。

  应当注意,采人不可采两边,因为只一边,可使对方重心偏于一方,易被采倒。如采两边,对方重心不偏,可顺势借劲稳定重心,化解采劲。采时也不能用劲太轻,轻则易被对方借劲,所以不采则已,采则必须采足,令其无法借劲,猝不及防。

  采时自己要保持身体中正,沉腰坐腿,含胸拔背,沉肩垂肘,气沉丹田,眼神下视,太极拳论中所谓"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就是这个意思。十三势拳架中海底针一势,就是采的运用。海底针后连以扇通背,是采后随发之意。

二十、挒劲

  挒劲在太极拳中运用不多,所以知之者甚少,与掤、捋、挤、按、采、靠等劲相比,更不为人所熟悉。但此劲很重要,习者不可不知。比如,自己处在倾仰势背之际,想转顺争取主动,就要运用此劲,其它劲做不到这一步。

  挒劲用在捋或采之后,其方法是一手按住对方的臂,另一手即用手背反挒人之领际,使对方后仰倾跌。如果自己被对方用野马分鬃制于势背后仰时,就可用挒法转为顺势,并反借其势,使对方后仰。这正是艺高者所谓:"吃什么样还什么样,彼欲使我仰跌,我即以仰跌还彼也。"

  挒又分横挒、采挒等法,都须用腰腿之劲,而不用手劲。用时应注意与对方的距离不可过远,远则无效,所以要用步法、身法,以调整距离,才更为有效。此外用时还要防己内门,否则弄巧成拙,反被人乘隙而入。

廿一、肘劲

  用手击人(包括指掌拳腕)应有相当距离,太远易犯手未到而劲已断之病,过近则势闭而不能发。所以要弥补此缺点,在距离过近而不得势时,只有用肘劲相助。

  肘为人的二门,较手短,发之得势,也较手猛,可直攻人的心窝,可谓毒手。发肘劲时,应肘膝相合,用腰腿劲,再加以意气。身体保持正直,虚领顶劲,含胸拔背,沉肩垂肘,尾闾收住。眼神注视对方,也是主要条件之一。

  大捋中的肘,含于人捋己时,用肘还击。推手中的肘,含于分开人手之时,一手抓住对方手,另一手用肘击其胸部。

  应当注意,此劲虽然凶猛,但用不得法,反会被对方借势。所以用时应多加注意。

廿二、靠劲靠指用肩靠对手胸部,其势比肘更为凌厉。靠劲一般用于己身与敌距离极近,肘被闭而不能发劲时。靠时自己身法要中正,肩与胯合,不能用肩硬撞敌身,而是在己身与敌皮肤稍有接触之际,用腰腿劲,再加上意气靠之,靠时或上或下,要随机而行。此外,自己的身法、步法也应注意。顺步须插入裆内,成丁字形,否则不能得势。

  靠,在大捋中运用得较多,学练者极易明了。靠时应虚领顶劲,含胸拔背,尾闾中正,眼神注视对方,就是对方已跌倒亦须注视不怠。同时更要注意防护自己的面部,及所靠的手臂,否则一有疏忽,易被对方击己面部,或被对方抓拿手臂,所以靠时另一手要护于靠敌的手臂肘弯处,以防不测。能自如地运用靠者,即使身瘦劲小者,也可以攻击力大之人,因为肩比手劲、肘劲更大,所以威力也更大。

廿三、长劲

  长劲即柔慢而伸长之劲,可用于手臂、肘、肩、腰、胯、膝、腿、足,或全身各个部位。在推手中,在引拿人之后,将己劲渐渐伸长发于敌身焦点之上,如果对方向后化我之劲,当其化至不能再化时,势必腾出。如果发劲时遇到对方阻挠,则己劲应绕曲线前进,随其势,勿丢勿顶,有隙则进,仿佛一线穿九曲珠,劲大线折不能进,劲小遇阻也不能进,非随其曲弯之势,以巧劲穿之不可。十三势行功心解内所谓"行气如九曲珠,无往不利",正是此意。

  发劲时应沉肩垂肘,尾闾中正,用腰腿劲,并配合意气而发。艺高者用长劲,通常先用截劲再参以长劲,或先用长劲,至敌将出未出时补以截劲。先截后长则对方先倒退,退至长劲完时即腾出;先长后截则对方先腾出,后倒退。因为先后所发之劲都蓄于敌身,先入后出,后入先出,譬如弹簧,施加的劲越大,反弹的劲也越大,施加的劲越小,反弹的劲也越小,非反弹至尽处不止。太极拳的奥妙也在于此。所以,练习太极拳者,对于长劲不可不知。

廿四、截劲

  截劲又名刚劲,可用于手、臂、肘、肩、腰、胯、膝、腿、足或全身各处,其作用全在引人落空,在对方已知受力,但不能变化之际,随即对其中心发劲,所以其势快而短促,被击之人跌势甚猛。

  发劲之时应虚领顶劲,含胸拔背,沉肩垂肘,尾闾中正,敛气凝神,用腰腿劲,并加以意气,眼神注视对方,就是对方被击倒仍要注视。

  此劲发出有弧线及直线两种形式,要随势应用。初学者要运用自如实不容易,应多加揣磨、研练。

廿五、钻劲

  钻劲即入劲,在与敌皮肤相触时,以指或拳出击,如钻之入木,旋转而入。此劲非常勇猛,可以击伤人的内部。

发钻劲时应含胸拔背,沉肩垂肘,虚领顶劲,气沉丹田,全以意气发出。此劲还可以破人内功,如气功闭口功之类,确系太极拳中的专长劲。钻劲运用的位置极易伤人,所以初练者可不必探究,以免伤人。这里也从简叙述。

钻劲的练法及发人的位置和穴道,要经名师口授心传,否则难以掌握。(注:关于此劲的用法,由于年代久远,现无从细究,故不能详述。整理者。)

廿六、凌空劲

  凌空劲奥妙无穷,近于神秘,非亲眼目睹难以置信,实乃一种精神上的作用。艺高者发此劲时,仅须口中一哈,对方即双足离地而后退,大概是因为被发者精神已被发者所吸引,无法抵抗。对此被发者如果已先知沾、粘等劲,在对方一哈之后,即由感觉而后退,发者也不会产生效果。对于此劲,学习者可不必深求,仅做游戏看待即可。

  相传建侯、少侯父子,能吸引烛火近尺,一手隔之,火光遂熄,这是凌空劲中的一种。据悉此种功夫今天已经失传。

  以上为太极拳中的主要劲力,或粘或走或引或化或拿或发,均为常用的劲力。此外还有拨劲、搓劲、撅劲、卷劲、寸劲、分劲、抖擞劲、折迭劲及擦皮虚临劲等,种类甚多,因非必需,故从略。

  总之,功夫先练开展,后练紧凑,紧凑得法,再研究尺寸分毫,由尺而寸、而毫,达乎缜密,才能不动而变。至于用法,能懂、能化、能拿、能发后,则太极拳中任何一势一式,或另一种散手法,以至少林拳中的一着,均可参入应用。只须分清外门、内门,上中下三部,得机得势,随机运用,不必拘于一式或一法中。学习者如欲彻底了解各种劲,非由艺高名师口授心传不可,本章所述仅是概要。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