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泉的拳

太极拳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太极拳理论研究员,吴氏太极拳(北派)和杨氏太极拳(老六段)的传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太极拳名人轶事-陈微明  

2007-05-25 21:27:07|  分类: 名家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极拳名人轶事

                                                             陈微明大师遗著
--------------------------------------------------------------------------------------
        中国拳术千门万派,不可阐述,惟武当派太极拳张三丰所传,乃纯粹内家,以其毫不用气力也(浑身松开,不用气力,方能长内劲)。广平杨露禅先生受术与河南陈长兴,传于其子班候、健候。健候传于其子少候、澄浦,今将杨氏及其弟子就余所知者略述其轶事如下。

         露禅尝习外家拳,其后闻河南怀庆府陈家沟陈长兴者精太极拳。露禅倾产挈金,往怀庆从长兴学。数年,偶与其师兄弟相较辄负。夜起溺,闻有声于墙外,乃越墙往观其异。见师兄弟辈群集于厅中,其师口讲指授,皆拳中精意也。乃伏窗外窃窥,自后每夜必往。他日其师兄强露禅于之较,露禅不得已许之,不能胜露禅,众人惊异。其师招露禅曰:“吾察子数年,诚朴而能忍耐,将授子以意,明日来予室。”翌日,露禅往见其师,假寐于椅而仰其首,状至不适。露禅垂手立于侧,久之不醒,于是以手承师之首,良久臂若折,而不敢少移。及其师醒曰:“孺子来耶?予倦睡矣。明日再来。”露禅退,明日复如约而往,其师已陶然入睡乡矣。露禅屏声息气而待之。其师或张目四顾,见露禅俟于旁,无怨色,且加敬焉。又言如前。露禅第三日往,其师曰:“孺子可教也。”于是授之术,令归习之。后其师兄弟或与之相比,而无有能胜之者。长兴谓其他弟子曰:“予以所有之功夫,与子辈而不能得也,不予露禅而已得之去矣。”露禅学即成而归,财产已尽,或荐至京师某富家,其家先有一教师,其人庸者而富于嫉心。闻露禅之来,心其不快,强欲于露禅斗。露禅曰:“吾子必欲一较也,请往告主人。”主人曰:“子辈相斗,以戏可耳,然不可至其命也。”露禅即至场中,直立而不动,教师力击之,未见露禅之还手也,而教师已仆于丈外矣。主人大异之,揖露禅而言曰:“不知吾子之功如是其深也。”于是设筵以款之。筵毕,露禅束装辞去,留之不可。遂授徒于京师,是以京师之习太极拳者皆杨氏之弟子也。

        露禅传太极拳术于其子班候、健候,期望甚深,日夜督责,二人不能胜任。一欲逃走,一欲雉经,皆觉而未果。然二人年未至冠已成能手,名震京师。有贵胄闻之,聘班候为师,馆于其家,月餽束脩四十金,甚敬礼焉。雄县刘某者,忘其名,练岳氏散手,有数百斤之力气,授徒千余人。有人两面挑拨,班候志甚傲,闻之不平。遂相约于东城某处比试。一时传遍都城,聚而观者数千人。二人至场,雄县刘即出手擒住班候之手腕,班候用截劲抖之,刘跌出,狼狈而去。班候由是名声大著。班候归见其父,洋洋得意,眉飞色舞,述打刘之形状。露禅冷笑曰:打得好,袖子已去了半截,这算什么太极劲吗?班候闻言,自视其袖,果然,乃嗒丧而出。班候云:“当其擒住手腕时,有如狗咬云。”

        杨班候弟子,至今惟有陈秀峰及富二爷二人。秀峰武清县人,于澄浦先生同里,余未见之。富二爷住东城炒面胡同,余闻澄浦先生言,及往访之,年七十余矣,气态若五十。其子年过五旬,不知者以为昆弟行也。余道钦仰之意,富二爷曰:“吾虽为班候先生弟子,未能传先生之技,盖不练者已四十余年。”余问即得班候先生之传授,何以弃置不练?答曰:吾父不许练也。先是吾兄习摔角功夫极好,每日归必教吾摔角,后应募从军至甘肃,临行,嘱吾曰:“摔角功夫不许间断。”别数年归,一见即问功夫如何。吾答曰:“久不练习矣。”兄闻之,意是不悦,吾乃告以从班候学太极拳,如何不用气力,如何能化人之劲,兄不信,以拳击吾。吾用搬拦捶还击,不意兄由堂屋跌出院中,仰卧于地竟不能起。吾大惊扶之起,已跌伤矣。卧养数日始愈,父大责斥。由是不许练习太极,殊为可惜,亦由年幼太冒失故也。

         富二爷又曰:“吾露禅师祖喜吾勤瑾,吾尝在旁伺候为装旱烟。年八十余尚练功夫不息,偶至吾家坐谈。一日天雨,泥泞栽道,师祖忽至,而所着双履。粉底尚洁白如新,无点污,此即踏雪无痕之功夫也。盖太极清灵,能将全身提起,练到极处实能腾空而行。班候亦有此功夫,知者极少,吾成亲见一次。”

         师祖函招弟子,于某曰齐到其家,谓欲出门一游,有话吩咐。至期俱来,而门外并未套车,众颇异之。是日师坐堂屋正中,弟子拜见毕,各装旱烟一袋。肃立左右。师各呼至前勉励数语,并传授太极拳大意。顷之,师祖忽拂其袖,端坐而逝。

         露禅师祖逝世后,停灵于齐化门外某寺内。方丈某,亦娴武术。寺为向南正殿五楹,东西各有厢房数间。灵榇停于西厢内,吾师及健候师叔,宿西厢套间内,予亦随侍焉。而东厢旋来一南省人,指甲甚修,语啁哳不可辨,不知为何许人。一日,吾师等外出,嘱予曰:“不可出此门并不许与东厢之南人接谈。”予诺而异之。时予年十九,童心未改。师去后,闷坐无聊,静极思动,勿忘前戒。启关而出,至正殿游戏,时右手托一茶碗,于殿上旋转而舞,一跃而登方桌之上,水不外溢,意得甚。适为东厢之南人所见遽来问讯。予顿忆师言,惶惶不敢对,逸归卧室。次日方丈来,与吾师窃窃私语,吾师初有难色,继似首肯。方丈出,旋偕南人来,吾师对之,其谦抑逾平时,相将出门,久之始归。吾师有得意之色,南人即整装去矣。又曰:“吾师有一女,年十七八,聪慧绝伦。师甚钟爱之,忽急病而死。时吾师他往,闻讯驰回,已盖棺矣。不觉踊跃痛哭,忽腾起七八尺之高,如悬之空际者,然旁观者,咸舌挢而不能下,予亦亲见之也。此无他,盖吾师本有飞腾功夫,今痛极踊跃,遽于不知不觉间流露其绝技也。”

         杨氏昆仲,虽以精拳术闻于世,然深沉不露,尤善养气,绝无争雄竞长之心。平居谦抑异常,不知者以为无能之辈,大智若愚。大勇若怯,诚哉不可以貌衡人也。某年有一南人来访,时班候年届六旬。南人极致倾慕之意,谓曰:“闻君太极拳粘劲,如胶如漆,有使人不能脱离之妙,愿承明教。”班候曰:“鄙人以先人所习,仅粗知此中门径,何曾有此功夫?”坚持不允。南人再三请,乃曰:“谅君必精于此,如老朽何足以相颉颃?无已,请示试之之法不知能勉力追随否?”南人曰:“试用砖数十块,每块距离二尺余,匀列院中,如太极式。吾在前,君在后,以右手粘吾之背于砖上,作磨旋行。足不许落地,手不许离背,足落地,手离背者为负。”班候曰:“磨旋行则头脑易昏,恐非老朽所能,然即承教,敢不唯命。”即于院中如法布置,毕。南人先上,缓步徐行,班候敛气凝神,亦步亦趋,不离南人之背。绕行数匝,南人身轻如燕,渐走渐速,迅如飞轮。班候亦运其飞腾之术,追风逐点而行,依然不离分寸。南人无法摆脱,忽飞身一跃,跃上屋面,回顾院中,不见班候踪迹,深为骇异而不只班候仍在其后,抚其背曰:“君恶作剧,累煞老朽,且下一息何如?”南人不禁愕然,乃大拜服,订交而去。

        健候为神武营教练时,年已七十余矣。一日自外归。有莽汉持棍,出其不意自后击来。健候忽转身以手接棍,略送之,莽汉已跌出寻丈。健候能停燕子于手掌心,燕子不能飞去,盖能听其两爪之劲,随之下松。燕子两足不得力、不得势,而不能飞也。
        露禅之弟子王兰亭,功夫极深,惜其早死。有李宾甫者,闻系从兰亭学,艺亦甚高。访之者极众,而未尝负于人。一日有少年来访,口操南音,手离几椅数寸许,扬起手,几椅随其腾起,悬于空中,宾甫见之骇然。少年欲与比试,宾甫逊谢不获,少年遽进,时宾甫左手抱一小狗,仅右手与之招架。数转之后少年已跌于地,乃痛哭而去。

        有习顶功者欲与宾甫角,宾甫谢之不肯。宾甫以手按其腹,未一月即死于逆旅之中。

       余从澄甫先生学习数年。澄甫先生曰:“世间练太极拳者已不在少数,宜知分别纯杂,以其味不同也。纯粹太极其臂如棉裹铁,柔软沉重,推手之时可以分辨(太极有两人推手之功夫)。其拿人之时,手极轻而人不能过,其放人之时,如托弹丸,迅疾甘脆毫不费力。被跌出者但觉一动,而并不觉痛,已跌丈余外矣其粘人之时,并不抓擒,轻轻粘住即如胶而不能脱,使人两臂酸麻不可耐,此乃真太极也。若以大力按人、推人、虽亦可以制人,将人打出,然自己终未免吃力,受者亦觉得甚痛,虽打出亦不能干脆。反之,吾欲以力擒制太极拳能手,则如扑风捉影,处处落空。又如水上踩葫芦,终不得力,此乃真太极意也。”其言之精如此,余试之诚然,不能不令人佩服矣。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