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泉的拳

太极拳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太极拳理论研究员,吴氏太极拳(北派)和杨氏太极拳(老六段)的传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太极拳宗师王培生-王培生宗师子女  

2007-03-24 20:2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父王公讳力泉,号培生,佛门居士,戒行印诚,河北武清人,少亦以气自豪,读书不拘章句,独慕古人奇节伟行非常之功,余皆不屑。时行燕地弹腿门张玉莲师祖教以轻功武技,复得梁俊波师祖授如意通臂拳术,遂与武学结缘,日练功不辍。
  家父曾以桃木削尖为枪,日扎二百数以砺其技。一日于庭院习枪,扎之兴起,忽闻门声启动,遂觅其声而扎之,及见其人时,枪已被掳出,飞入门墙,深尺许,枪杆尚震颤不止。一老者飘身而至,怒曰:“乳臭小儿,险毁我一世英名。”声朗若晨钟,惊动邻里,未几,老者亲戚出,家父方知其乃京城八卦掌门翘楚,马贵公也。惊愕之余,遂跪地执弟子礼,马公奇其缘,乐而允之。马公字世卿,得董海川始祖真传,小说《雍正剑侠图》誉董公为紫面昆仑侠。世人谓马公小昆仑也。公一生嗜武,名贯京冀,讲武授艺必试以技击,曰“吾观八卦拳之技艺,皆寓清宫礼仪,大内行走之规矩,唯所用何如耳。吾所用者,技击也。”人苦其不得悟而疑其守秘,故多不能从其学。马公独怜家父年幼,喜其聪颖,悉心教之。家父于马公处得八卦掌技击绝学,甚珍重之。家父以为:得董公一艺者,为八卦拳之真。马公以蟹掌横行,虽千变万化,皆由一艺而出,所秘者“转万物不受万物转”。其动若旋风,行步如鼠,一派神行,游戏于天地之间,我行我素,物何能当?若追于物,物何以逃之?此八卦掌所以悠游天下之故。马公所传技击之术,皆八卦自然而然之理,至简至易之道,人苦于不得其“一”,故疑其守秘,实不解公悲天怜人之真言也。
  家父师承名门,少年成名,携技交游于京津,以武会友,与晚清重臣张之万嫡孙神枪李书文之徒张立堂、武当金蟾派李瑞东之徒高瑞周、津门侠韩金镛之婿马逸林,志同道合,结盟金兰,切磋武技,常做彻夜谈。家父有幸得李书文公、李瑞东公所传八极、披挂拳术、六合枪法及武当内功十三丹法。韩慕侠公犹奇家父之才,亲授程式八卦掌及形意拳术,并亲与其说解武学二百难题,韩公晚年曾欲以掌门之位授于家父,家父义辞之。韩公奇人也,为求真切技,曾事九师,唯习八卦拳玩索《易》之否泰、恒益、未济、既济、损咸,八反卦而得至精、至变、至神之术,何以能如此,曰:“应闻天(理应问天之意)”。后人不明公意,附之以遇异人得异术之说,实不知一艺之变化无穷尽也。家父得诸公之艺,将其融会贯通,如虎添翼,遂得青年技击家之美誉。
  时京城吴氏太极拳声名鹊起,从学者甚众。家父因马贵公与杨禹廷缘亲故,遂得拜杨公禹廷门下,入太极拳门庭,家父侍杨师祖授拳于北平太庙。杨师祖一代太极拳巨擘,协太师祖茂斋公执教北平太极拳研究会,其为人宽厚仁慈,钟爱吾父,视如已出,壮家父之志,令其尽显其才,凡登门比武较技者,皆由家父代杨公接手,凡此,未有能过家父之手者。时有洛阳名师杨玉奇,体魄伟岸,恃发放之技,进京与人较,以胜人为乐,人皆畏之,唯恐避之不及。一日,杨氏至太庙寻禹廷公,欲与之较,家父往而迎之,搭手间一掳一扬,彼即仰面翻出,起身再试,被家父拿起,拍行于庭堂间,彼欲止不能,恰逢太师祖茂斋公至,呵止之。茂斋公睹家父身手,悖其不凡,甚喜之,遂领至家中,亲授太极内功技击之术,历八年之久。“空,不空不谓之拳。”乃茂斋师公与杨公禹廷所行之也。
  昔年,太师祖王茂斋公、吴鉴泉公松柏双峥,于太极拳术独树一派。世誉南吴北王。旧北平市市长袁良、原北洋军政府警察总监金互、教育厅厅长徐正宽、北平商会会长吴杞芳等达官要人皆从学于茂斋公,由茂斋公引荐, 家父曾与金互、徐正宽相识,亦喜家父少年英雄。金、徐二老寄语家父曰:“拳学乃国之艺术,非一介武夫之所能为。”遂亲授家父以四书五经,并课之以老庄玄学。家父每忆及此,常叹曰:“非诸先师钟爱有加,吾不能得内家拳学之真谛也,非金互、徐正宽二老之教,吾不能升武学艺术之堂奥也。
抗战年间,北平沦陷,家父困守平市,唯武学一道,勤研不弃。一日,家父造访王芗斋公处不遇,未料被四名日本宪兵尾随,处此惊变,家父唯恐牵累他人,以致后果不堪。乃从容于日寇枪刺下将其引至街心,日寇宪兵无法迁怒家父,举枪便刺,家父展身穿行于枪刺之间,一捋一按于瞬间将四人抛放于地,家父聚神气逼而视之,时观之者甚众,无一人惊慌逃避,齐声助家父之威,日寇宪兵疑遇异人,悻悻而去,实不敢犯众怒也。家父抛日寇宪兵于北平街市,显吾民族不屈之气节,为时人所传诵。家父每忆及此,常语我等到曰:“无我何以有敌,无大静以能独赴其险,无大义何以能感我同胞同声相助,无屈敌之武技,而用之精到,何 能化敌寇之残害?故凡拳欲一体者,心欲一也,全体一心则意可使无敌也,”此之谓拳者至威之诚。
  家父恂恂若儒者,非虎贲说剑之士。其视拳学上乖武功为大道,以化险为夷,不战而屈人兵为上。昔家父只身入安徽,以技压青帮之众;上唐山,以四两力破千斤鹰爪王之拿,以武论道,广结善缘。家父胸襟广阔,海纳百川,曾从赵耀庭先师学山西形意,从高克兴先师学程式八卦,从沈心禅、吴金镛先师学道家丹法,从妙禅法师、了一和尚学佛门心禅,更兼留心诸家拳派,参通其奥,拳海艺峰庶几踏遍。遂感之曰:“天下学问源自一家,支蕃各异,殊途同归。艺事之途,津梁各有所择,全凭意造有法。”家父常语我等曰:凡炼法惟三则,中正其身,空洞其心,真诚其念。念即意之不断,心即主宰内外者。意之不断在于心静,心静后身能中定。用心想以意做,真想真做,全凭心意用功夫。以致心不求其成而自成,意不思其得而自得。譬如用手取物,常存取之不尽之意,故常取。取者不真取,若真取之,则不成思想,即意之断续也。所谓心不想之想为真想,意不做之做为真做。心意所至,无障无碍,皆顺其自然随缘而作。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手段,皆具于是矣。然人之所以不能行此者,失三则也。此三则彻终彻始,片时片刻,莫可或遗者。其工法增减,第可自审而维持之。家父之武学思想源于实践之磨砺,非夸夸其谈者流,一九五三年家父于北京工业学院讲授予拳学,有拳击队学员疑其术,前后八人同时向家父进击,家父从容鹤步,以八卦拳之穿掌应对,触之者皆靡,众以其为神技。家父戏曰:“十、九、八、七吾皆视其为一也。”家父精易理,重视传统武学理论及先师遗论之研究,其对宗岳先师所著太极拳论几乎终生玩索,对其中要言,常令我等郎之于口,记之于心,以求应之于手。家父对禹廷公所传北王吴氏太极拳八十三式,从用意轨迹至技击应用,均一一注释,详而尽论。其所言者,皆武学精华,技击之秘也。家父治学精神严谨,其遗论对传统武学文化之阐述,精到且具体,实当今武学珍贵之财富。是中之理,学者且不可以虚亡待之。家父曾发宏愿,终生讲学,将以诲之后人,冀武道之犹未绝也。一九四七年,家父与盟兄张立堂、高瑞周、马亦林于北平汇通寺创办汇通拳学社,建国后,又于一九五七年亲创群众武术社及分社,家父弘扬拳学国粹,足迹已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家父教授技击,日常与人过手百余人次,以致衣不沾尘,汗不沁出。凡与其搭手者,皆奔腾于其身之前后,随其意之所指而跌出。家父常言与我等曰:“技击一道,与人搭手,先求已松静均衡以心意注入彼身,意如慈悲爱怜,若母抚子,似为客掸尘佛土,彼跌出吾需存捧扶之意,发人于丈外,常怀惭愧之心,似若顽童毁物于不经意之间。是谓:弱者无争,其气不亢;柔者无形,其行无碍。斯技练至,“百姓皆为我自然”,方为至善。“是皆用意“作空”之使然也。
  家父有幸接北王吴氏太极拳传谱于手,为北方吴氏太极拳一代掌门人。入室弟子及再传弟子几逾千人,皆追随家父弘扬其法,光耀门庭。骆书焕师兄曾撰文颂家父德艺曰:“惟先生学有名师,辅得良友,虚怀力业,朝夕于斯,数十年如一日,无怪乎其艺至斯极也。每瞻先生走拳盘架,或如云霞之飘影,或如流水之潺涓,矫似鹰隼博兔,雄比苍龙涌泉,轻似飞絮,重如山岳,目光射电,体态安然,敢于造化争功,观者为之感染,每与先生推手,粘之则起,搭手即出,神出鬼没,莫测端倪,晕乎乎如入五里云雾,令人无所措手足者,妙不可言。嘻,技艺灵怪也是 。而先生平日却雍容敦厚举止谊雅,待人接物谦恭和蔼,绝类不谙武者。富有长者之风,先生诲人不倦,谆谆善诱,因材施教,诚以待人。恪守先辈遗风倡导求实精神,立主科学分析,反对故弄玄虚。故学生乐学。”家父常年多在外讲学,少有时日向我等授以家学,曰:非吾不教也,非尔等不学也,实秉承先辈绝学,不敢存私也。所谓“圣人行不言之教”私而何能为之。是故老子言,真言;邵子传,真传:武当派,嫡派;吾教汝不言。不言者,如“郭橐驼种树”然。
  六十年代初,去东北十余年,七十年代后期返京后,隐居在家,潜心读书,冥探佛道之精奥,会通孔孟之心法,衍绎先辈武技绝学,成《三才门乾坤戊已功》、《吴氏太极拳诠真》等著述。家父语我等曰:“读书能变化人之气质,习武亦如是也。”故拳者修心养性,而于天下之事无所疑,亦无所惧。任万物百变其态,吾心怀镇定,舜烈风雷雨弗迷,应物习然也。时值日本国少林拳盟宗道臣一行访华,往祭少林认祖,并欲与我国武术界切磋技击,国家体委力请家父代表国家武术界与日本国武士较技。家父为国赴任,义不容辞,毅然往之。日本国武士多人往复与家父较,应手者皆被抛出,此乃新中国武术界首次数与外国武士较技,国人无不为之振奋。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以《太极神功技压东瀛》为题载颂其迹。为此,日本国阿罗汉杂志刊其照,尊之为东方武林奇人。嗣后,家父受国家委派常与国际技击界交流技艺,无不使众友人心悦诚服。在第十一届北京亚运会上,国家体委人士专门向外国友人介绍家父之武学成就。一九八九年国家体委、文化部、高教部委托家父于大连为全国高等院校武术教师授以太极拳学,技击之术,家父可谓桃李天下矣。
家父崇尚科学,与生物学家高士其交厚,常向先生请教新学诸科,先生亦与家父探讨传统人体生命科学。高士其先生观家父舞剑有感,强以病残之躯,执笔赋歌曰:“玄玄太极一剑,内含天地阴阳,外符周易八卦。动如雷霆之怒,静似江海之凝。翩有惊鸿之姿态,婉具游龙之状。于意态闲宁之中,而又气势磅礴。其精妙绝伦,令人叹为观止。我中华武功,源远流长,神力无比!”所谓君子之交,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力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公等之诚可谓至矣!时在一九八零年,北京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召开系统、信息、控制论年会,与会者皆科学界名流,家父应邀于此次年会上,以传统太极拳内外相合、上下相随、一动无有不动之理论,讲述太极拳与现代系统、信息、控制论之关系,并详述上乖武功,“凌空劲”之科学理论,有疑之者当即以身求证,家父于谈笑间相离尺许之距,将其从座中凌空擒起发放而出,其技惊四座,与会者皆愕然,意不能尽得其解矣。家父积数十载纯功,武学已臻化境,非当今伪气功可与之相提并论也。家父于世界太极拳修炼大会,多次向中外人士演示是技。至今都中人都啧啧称道弗衰。噫!“感物而不为物所感,动人而不被人所动。”“因物付物,自然因应”乃家父遗言所倡之也。然此可为智者道,难为俗人言也。
  家父晚年著书立说,拍摄录影以教万人,并远涉重洋于异国讲授拳学,所到之处媒体皆争相报道。家父弘扬国粹,辛勤耕耘于武学艺术园地,其善行,不仅驰名中国,且享誉欧美、日本、东亚诸国。吾家师弟胡炬精英语,曾随工商、文化、科学团体游历欧美。然其语曰:“惟随先生赴异国讲学,见先生精湛之技艺,体欧美人士对先生之尊重,对中国太极拳文化之崇拜。犹感做中国人之自豪。”胡炬师弟与美国佛罗伦萨洲杰夫先生,追随家父多年,于家父病衰不起之时,向家父叩头拜师。于此可见其诚,亦见家父之德,从善者众矣。吾家师侄高小飞,常年在东洋宏拳,初甚艰难。然自家父随中国医药代表团出访日本,小飞得侍家父子左右,其名声始显。期间,家父应邀多次演示技击,日人皆为家父宏伟之气魄及技艺所折服。小飞每忆极此,长嗟叹不已。曰:公乃国术之荣耀也!
  家父为一代武术家,终身致力武学研究凡七十余年,未事二业,为中国武术事业之贡献可谓卓著,国家亦给予家父极高之荣誉与关怀。家父屡受国家聘请,参与武术裁判工作及武术会议,任第二届北京市武术协会吴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并兼任东方武学馆馆长、北京现代管理学院研究员、中华气功科学研究会功理功法委员会顾问、中国人体生命科学研究会顾问。家父为人外和内刚,人多敬其威仪,时任国家体委武术处处长毛伯浩公,曾请武术名家座谈武术发展纲要,当谈及武术界时弊时,待他人言毕,毛公数请家父言之,家父不辞之请,正色曰:“为武术之同道者,内行者不要嫉贤妒能,外行者不要偏听偏信。”毛公闻其言赞曰:“真乃刚直不阿之铁汉也!”
  时精武杂志总第127期,称颂家父精技击,“遇人较技未遭败手,独步当代,谓之一绝。”家父笑曰:吾穷毕业精力求无敌之技,得而悟之无,然于无中又观其有,无敌者,乃不树敌也。化敌为无有,其有为友,所谓化敌为友也,察国事如此,人事亦如此,况技击乎?吾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送往而迎来;其来者勿禁,往者勿止;从其强梁,随其曲伸,因其自穷,故遇险而能化险,故善谕威者,于其未发也,于其未触也,而能行止戈之实,此仁者无敌也。盖拳者以正道、善气感人,与天下人心心相印,故和平。此拳道之精者也。存亡进退,决于知此而已矣。
  吾家境贫寒,兄弟六人先后成家,竟未得父母分文之资助。家父语我等曰:“贫,近乎道也。”家父一生于富贵贫贱,毁誉欢戚不一动其心,而慨然有志于武学研究。有客问家父:“一生之所成?”家父曰:“继承先辈武技绝学。”“有遗憾否?”家父笑曰:“吾善养气寿本应至一百二十八岁,然喋喋向世人讲授武学,不遗余力,心力交悴,恐不及此寿也。然先辈武技绝学乃国之瑰宝,吾不敢存私也,芸芸学子得以延年益寿,吾何憾之有!”言如其人,此乃吾父也。
  家父1919年3月24日生于河北武清县小韩庄,公元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终于北京家中,享年八十有六,葬于燕山之侧。铭曰:固贫陋巷,以励高尚之节,藏武全真,以待天年之后。武者,当如是哉!呜呼!公往矣,唯正气长存,令后学者垂仰。 公元二零零四年仲秋
  子乃洵、乃昭、乃庠、乃春、乃相、女乃津、贵生谨状 注:贵生为先生义子,从公游八年,于家兄弟处知公生平为详,故录其事迹大略为行状,以告当世之同道。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